让我们再尝试下好好说话——论「不是所有」

🏷 生活志 杂文

稻草人论证 是一种通过曲解对方的论点,并针对曲解后的论点(替身稻草人)攻击,再宣称已推翻对方论点的论证形式。与之相对的,钢铁侠策略 是一种通过确定对方论点,甚至帮助对方构建出最恰当的论点,然后对此进行辩论的方式。前阵子聊过 类似的想法,没想到还有个专门的说法。

我觉得这对试图从对话中有所收获,而不是享受攻击的快感的人来说,确实是值得使用的讨论技巧。

比方说面对一篇文章,应当以最理性的方式1去理解作者的表达——想象这个常见的场景,读者批评作者「你怎么不说什么什么」——当遇到作者似乎漏掉什么时,最好合理地考虑「这点是不是对论证文章的核心观点无益?」而不是「你太无知了,这也不知道。」或者「你忽略了那些,所以这篇文章是在以偏概全。」

最近读到 Not All Men 为什么这么糟糕?,文章批评了在讨论女权主义议题时插嘴「不是所有男人」的对话者,因为这是在破坏对话。

文章写得很好,但它似乎并没有对「不是所有」这个说法做出回应,而是通过描绘一幅「这样会如何」的糟糕图景反过来说「不是所有」这种说法是不好的。因此文章读起来不是那么客气,而且似乎对它的标题本身避重就轻。

我觉得,严谨的用词在实践上并不是必须的——比方说讨论女权问题时表达者可以给所有涉及「男性」的地方加一个限定词「部分」——「部分男性」,但同理倾听的人也可以去理解表达者,将词汇脑补一个限定词使之更「严谨」呀。

我们拥有无数种方式指责表达者「不够中立」或「挑拨情绪」——对于想要好好讨论的人来说,这样的批评并没有贡献任何价值;而对于那些真正激进地宣扬「所有男人都该死」的内容来说,也不会因为批评而把口号改成「部分男人该死」——后者搞不好在义正严辞地反驳后还会加重「果然对男人就是不能讲道理、就是应该拨乱反正」的信念。

说「不是所有」——就好像我们可以通过区分找到真正的「敌人」。这种思路确实也很必要,但现实是这样说的人往往就只停留于此。当我们说「不是所有」的时候,是在尝试将「男性」这个群体进行划分,而划分不可避免会涉及到程度问题——哪一部分人更需要对此负责?

那些说着「不是所有」的人就有必要区分这一点,并对「哪一部分更」做出阐明,不然就只是在当讨厌鬼——否则就让我们在这个程度上先讨论下去吧。

这当然有可能是一种偷懒——我讨厌一些创作者用「我只写给部分人」的借口掩饰自己实则不肯求证或另有考虑,讨厌把它当作铠甲听不得半点批评,讨厌自己也常常以艰深文浅陋。但这种心虚的模糊很容易和求知所犯的错误区分开来——通过你从文章读出的真诚。

相关文章


评论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