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将梦涂满儿时的夏天

他把早餐定义为醒来后的第一顿饭
他大块的时间被挥霍在想像里面
他有妄想、有计划、有梦
却从未付诸实践
他喋喋不休 以掩饰孤独感
他思考、写作 是应对焦虑的手段
他七岁时蹲在地上瞅蚂蚁
觉得做着不亚于拯救世界的工作
他十六岁时伏在课桌做卷子
想像着未来的三点一线
他如今将一天七三分
忙于生存
他有时候感觉忙得毫无意义
生存也毫无意义
他没有悲伤、没有喜悦、没有心安理得
他邀请书上的名字来脑海里相见
他感受到许多双或冰冷或温暖的手
带来穿越了时间的抚慰
他的第一个问题还没结束
无数的困惑接着涌现
他的优越感燃起了 又很快熄灭了
他的表达欲燃起了 又很快燃尽了
他明白了 他总是误以为明白了
他忘记了 他总是想起于不经意间
他以为自己从来不曾被理解
他以为周围的人全是笨蛋
他因此觉得自己独特
他因此认识到自己的平凡
他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
他又有所期冀 遂疏拒人群 甚至想要远离人间
他也曾用「如果」来搪塞现在
他也曾立志与「要是」一刀两段
他想起了靠着墙自省的夜晚
他想起了耳机里的无人声环
他已经三年没有得过感冒
他自喻喜欢读书 其实书页没翻过几篇

这才是你啊朋友
只有你知道的你
你终于感受到你
你尝试着认识你
你不再问为什么 却没有停止思索
你说 用生活充实自己
你不能下定决心
你的怀疑多过问题
你质疑 质疑一切 质疑「质疑」本身
你看着你 又看向外面
你没有继续向外看
你说 哦对 这是「你」
「那我在哪里呢?」

他来到三伏天 连手心也开始冒汗
人流像是齿轮在带动城市旋转
高楼 挡住云彩约会视线
也阻止了他抬头的打算
却没能止住 天空被梦涂满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