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生活要把自己当作祭品

第二个本命年了,面对种种为人处事细节上的缺失,我还在拿这现象再常见不过当作借口:幼时缺少对人们如何交往的耳濡目染;要么被排挤要么埋头念书,也没能掌握怎么与人相处。一切,都要到被抛入那个场景的时机才有所意识,而我——们这类人总是不犯错就无法学会任何东西。虽然尝试了,去模仿、练习、生活。但那些对别人来说好像是生理反应的表现,总要在脑子里转好几圈才做得出来。你一边在人群里笑一遍能意识到自己脸部的肌肉快要僵硬,心里尴尬且乏味。

「这有必要吗?」你从未拥有,因此能看出它的赘余。

你并不相信性格这类说法,不如说一个又一个的人格面具。假如有套在哪都能获得正反馈的面具,不就一直戴下去啰。你改变了,连以前的熟人都会感到惊讶,效果不错。但在别人遵守社交规则试图找你做些浪费时间的事以增进感情时卡壳了——下一步该怎么做?你从不是一个需要靠外包情绪以自洽的人,因此也不曾体会过这样的礼尚往来。你因缺乏经验而感到——兴奋还是恐惧?你怯弱了,没有进一步去失败,反倒缩了回去,质疑自己「这有何必要」。

你也许仍然是个友善的人——对此有很多说法——但你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依赖其他人的那一部分似乎真的要消失了。说到底,你不奢求被爱了。你选择把自己当作礼物勇敢而真诚地送进这个世界,抛开一切统计意义上的障碍,热情地面对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坦然地以自己的方式去爱人——以自己的方式。

然而大部分人都只能意识到他们希望得到的爱——你介意这点吗?不介意就停在这吧。否则倘若你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丝期望,最好的方式仍然是去理解,稍微考虑别人的意见行事。

然后最重要的,作为大部分人之一,你——也许正被很多人以他们自己的方式笨拙地爱着。如果碰巧那正是你期望的方式,这样的事实抵得上整个世界的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