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的思维是透明的

🏷 生活志 杂文

「一定有很多后知后觉的事,比如中学时对女孩的好感和当时自以为读懂了的名著。」她这样对我说。

能遇到一个见面后可以坦诚地询问「你最近有在读什么吗」的家伙是很难得的,特别还是一位异性。我当时心里盘算着很多不符合当时气氛的想法,而且说真的,没太懂她话里的意思,但还是认真地盯着她,用期待的眼神做出鼓励她接着说下去的样子。

可是我被她看穿了。

她说「别来这一套,你可能觉得倾听是一种聪明的方式……别偷懒,告诉我你自己的想法,真实的想法,经过思考的想法。」

相比尴尬,我当时庆幸的感觉要更浓烈些。想着还好对方误以为我在使用某些小诡计,而没有看出我其实一无所知。

我先承认说自己对这玩意了解不深,然后靠着自己在书籍和网络里了解到的东西纸上谈兵了一翻。她摇了摇头,像是有点生气了:「说你自己的想法!」

我后来懂她的意思了。把她送走后我去过一个人人都热衷讨论历史和政治的星球,人人都在谈论以确认自己确实可以谈论。身处其中时我冒昧地觉得他们都很肤浅,每个人都在重复新闻里说的话。我一如既往地沉默,有点怀念她当时板着脸的样子。恍然间,看见她站了出来,干脆利落地堵住了我的表达欲。「你要先思考,说出你自己的想法!」

宏大的话题犹如春药,我又差点迷失在这场跨种族精神群交里。

和她相处的那阵子,我曾草草翻过的名著一部也没派上用场。有一次和她聊起一个话题,好不容易动了脑筋,说出一句自认为非常有道理的话。她却冰冷地指出这个观点是由谁在哪个年代提出来的,然后还举出了几个对于这个观点非常尖锐的例子。直到我再三保证这确实是自己思考后的产物,然后给她细叙了自己的思维逻辑,她才缓和了脸色。

她呼了口气,肯定了我,然后说道:「确实,现在这些东西都不重要。文学领域一百年前就没有人类的参与了。即便是当初那个人力创作的年代,你能想到的也早就被无数人描绘过千百遍。可是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我是说,思考。」

我知道她的意思,最近有个领袖是机器人的文艺复兴党派,崇尚人力年代的「思考」,宣传口号是「思想自由」,针对现在这个概率社会提出了「不要黑箱政治」的口号。这个党派不仅吸引了许多运算能力弱的机器人,也吸引了不少年轻的自然人。机器人渴望平等,希望能通过「思考」弯道超车;年轻的孩子看到那些人类原来也很厉害的信息便激动不已,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我终于松了口气,却有点失望。眼前的女孩被符号化为一个追求流行的标签,进入到我熟悉的领域。于是我装作坦然地问她:「你是什么时候实现二次启蒙的?」

她反问:「二次启蒙?」

她当然不知道这个词,因为这是我刚生造的。

我说「就是什么时候自我意识觉醒,意识到这些的……比如思考很重要这类。」

她说「当然是从我了解『思考党』后,我第一次认识到围绕着我们这个社会的东西。比如说人类和机器人一起生活……你知道吗?听说人力社会是没有机器人的哦,而且那个时候他们还会担心有一天机器人会毁灭人类。」

我知道,其实人力时代也是有机器人的,只是没有进化到现代社会里这么高级的程度。

「不是所有东西都是理所当然的,比如我们现在的社会是由一台超级计算机和一个普选出来的代表团共同治理的,难道这就是最好的方案了吗?超级计算机仅仅诞生了一百多年 —— 地球上的智力活动就停止得差不多了。搞笑的是,计算机认为研究算法优化的对社会的贡献太低,应该停止,代表团就真的停止了。

我怀疑它做出这个判断是因为程序出了 Bug,导致它伦理判断模块失效。仔细想想,人类不才是阻止现在这个社会进步的唯一障碍吗?这样下去人类说不定真的会被计算机消灭。如果我们当时选择了另一条路,可能我们现在已经住在外星了吧?可现实呢?人类越来越蠢,贪图享受……」

这种说法我太熟悉了,「人类越来越蠢」、「网民不会独立思考」、「没有同情心」……她也是一个有着知识分子的骄傲,却没有知识分子的怜悯的家伙。这么说的时候,也一定不包括她自己吧。

够了够了,我改了一下参数,重新点击编译的按钮。她的双眼一闪,开始热加载代码。

「我觉得这是二次启蒙,是自我意识的再次觉醒。每个人都应该经历这么一次,去质疑所有的理所应当,然后选择抛弃或者接受它们中的某些部分,继续活下去。」她这样对我说。

相关文章

评论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