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条条框框有关的两点思考

前阵子有个影视方面的意见领袖大意提到说,如果读者自认为是「影迷」,在观看影视资源时一定要用比较好的设备、比较好的资源。相较于许多空谈的论调,作者提到了许多可以实操的条例 —— 比如对字幕、视频播放软件等的选择。

不过这番议论下的回复中,不同的声音挺多的。可能有闲功夫折腾看电影的人也都比较爱胡思乱想,对许多东西都有自己的见解与方法论。比如有人觉得相较于这些,电影本身的创造力、观者的情感等更加重要。不一而足,此处不多言表。

我对此有两点想法,不吐不快,稍作梳理谈一下。

其一是我很警惕这种通过列举条条框框来进行的「表达」。我觉得它是宗教式的。受众虽然只要按着条条框框去做就能获得解脱、得到快乐 —— 这番言论也可以当作一份手册,给一些还没有形成自己观影观念的人做参考。你可以选择相信它,然后按照它的说明执行,不用动脑,只需要按着做就能获得满足感甚至以及一点优越感。

人总是在规律的活动中安心。但这只能是一时的慰藉,极为不稳妥。

我们换一个语境 —— 「如果你自认为是个精致的女性,你一定要买……一定要……」、「你为什么不努力,你应该做……你应该……」

取前一个语境为例,很容易就能看出这是消费主义的诱导。

按我所讲述的,如果这个与「消费主义」相关的语境也是宗教式的,那么它也应该是极为不稳妥的。

是不是呢?我以自己有限的知识简要地尝试表达一下:资本与市场为了持续运作,将会竭尽所能让人持续消费 —— 对商品的更新换代、暗地里操作降低商品的使用期限……消费主义使人通过对商品的占有欲获得慰藉,而人类想要维持这种安慰,就必将持续地进行购买……到了一定程度,这种安慰甚至会建立在盲目与过度之上。

举的例子是这一个,但我觉得这类情形都是这样的:压榨你的思考,让你把时间都花在埋头去重复别人推崇的行为。

我觉得这不稳妥,是因为这一旦被引入一些变量,就会崩溃。崩溃之后,有的人选择接受,有的人只能一条路走到黑,通过自欺达到安慰。—— 《人生的枷锁》就有一段主角从盲目信仰到质疑的描述。主角生来腿部有残疾,少年时信仰上帝,并期待有一天神迹降临,第二天醒来,自己的腿就好了。可是……

当然,并不是说这样就不好。我觉得没什么好坏之分,只有合不合适。应试教育里就有人适合按着老师的框架走,有人适合自己总结。

有些文章批评消费主义之类的,喜欢说些什么「难道这就是人活着的意义吗?我们不该干些更有意义的事吗?」我觉得这种说法也是扯淡。这种逻辑的批评并不比它所批评的对象高明。

呼,好,谈第二点。

其二,我觉得许多本来表示定义的词汇都在「符号化」。我不知道这种现象有没有什么专业的解释,只能按自己的理解用大白话表达一下。

比如「影迷」这个词吧,本来是对某部分热爱电影的人群的一个称呼、一个定义,可渐渐地就有人用各种解释来区分谁是影迷,谁不是影迷。在这种「被区分」的过程中,就有许多本来自认为属于这个定义的人,发现自己不在这个定义里了。

由此,有时候会发生一些人对于定义的争论。比如我在上文提到的讨论里,就有不少人发言「我理解的影迷是……」

在某些情况,这会变成战争 —— 舆论阵地关于话语权的战争。不举例了。

定义本来是为了区分,可后来大家又钻营着以适应某些词汇。甚至有人尝试通过修改定义,满足自己现在的行为,以在道义上站住脚。

哎,说到这,发现自己翻来覆去都在重复,比如这儿其实谈到过:标题取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胡说八道了些啥好了

它们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关联,并且在更抽象的地方有着一个定义吧,我水平有限,就不胡说八道了。之前扫过一眼 新异化的诞生 这本书,大概就是讲这些的。比如钱本来是为了方便生活,现在人们生活是为了挣钱;应试本来是挑选的过程,现在却成了目的……不延伸了。

我自己是觉得,话语权交给别人就交给别人吧,如果你没抱着占领舆论阵地的理想,这些词汇就交给别人解释好了。被曲解?被污名化?甚至鹿变成了马?无所谓了……

自由思考比畅所欲言更重要。比如我一天吃一个饼子,我觉得自己是大饼王,然后突然有一天一个人说真正的大饼王都吃的是武大郎家的饼。

那算了,我不是大饼王了。

我只关注自己做的事,称呼啥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就算是一匹鹿,用马来称呼它也行,反正在我心中的本质并没有变化。

人的快乐,并不受外界影响,如果被外界影响了,那一定不是真正的快乐。可能是优越感、可能是裹腹感,反正不是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