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读后感

念书时有老师开课前在黑板上写了个句子,问同学们读不读得懂,大家纷纷摇头,表示每个字都认识,但就是连在一起不知道是啥玩意。然后老师便带着得逞的笑容说道,「知道这门课有多难了吧。」

那个句子其实没啥晦涩的术语,也不是结构复杂的长句,大家读不懂其实是因为——那是个完全没逻辑的病句。

后来发现很多读起来绕口的译著都充满了没有逻辑的病句。所以也一直相信那句话,翻译更重要的是语文水平而不是外语水平。

那时我无知且狂妄,还认同另一个观点,大意是只要有逻辑和概念,其实没什么是不能理解的。比如如果一篇文章找不到论据就给了结论,那是作者的问题不是读者的问题。

然后说类比,思路可以类比,科学却不能类比。一篇充满了隐喻的文章晦涩难懂,它是文学,不是科学。真正的晦涩难懂只建立在它那个领域的术语以及逻辑的复杂。你有逻辑,搞懂了基础知识,就有机会理解它。

还有我在编程书上看到的一个观点,大意是「如果一个概念的引入依赖于另一个尚未解释过的概念,那么就别先急着引入它。」我觉得这应该作为一切以教育为目的的书籍的信条,大多数教材的编纂者都应该把这句话抄写一百遍。

再然后就是我狭隘地觉得所有日常生活对话里的长难句都是病句,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那么说话。社科的费解之处还表现在它的许多术语是惯用词(当然这些词汇是先作为术语还是先在生活里被使用并不好说),以及一个词汇常在不同的语境下表达不同的含义。

但它还是有逻辑的。

有很多文章套了许多词儿,但常望文生意、或上下文并没有什么逻辑。许多人也用这种风格说话。嗐,我不觉得他们真正理解自己表达的东西。

当然按照惯例,文章末尾我得自我批评,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又甚至我还茫然不自知。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