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kindle、消费

阅读

我又回到下不了笔的状态了。以前我会说只要我真诚,写下当前的状态,那就是有意义的,可最近我总是误觉得自己能够看到一些事物更里面的东西 —— 但越来越觉得这一切都太复杂,我做不到毫无顾忌就能轻松地得出结论。

但我还是有好奇心,有表达欲。那让我抛开什么什么主义,立足于一个小点聊些东西吧。

聊读书吧,可能是我最近才开始注意,身边频繁阅读的人越来越多了。

之前我其实一直不大清楚为什么那么多人鼓励读书,我不知道阅读的「意义」是啥。意义这个词可能有点暧昧,他们会说「没有意义就是意义」,「思考意义本身就是意义」 —— 这不是我想说的。

我不知道别人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来鼓励别人读书的。他们说读书有用,是指那些技能方面的书籍吗?

我稍微谈谈。

我现在不大能赞同「读书最重要的是大部分内容都忘记了,最后留在你心里的东西」这类说法,我觉得它们太模糊。这种说法的唯一用途在于鼓励大家阅读,培养大家的阅读习惯,给予慰藉。 不要管意义,你只要去做。

而「通过阅读来提高修养」这种说法背后则蕴含着一种道德歧视。「阅读」这个动作或行为本身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含义,但文字是信息密度相对高的载体,它还拥有其它信息载体没有的一些优势。当我们讨论「阅读」时,如果只愿意沉醉在原教旨主义的优越感而不去分析优势与不足,那一定是有问题的。

批评小视频,批评网络 —— 批评媒介,反思是必要的,但是:柏拉图批评过「书写」,叔本华批评过「阅读」……而且我觉得他们批评得有道理。可我们大多数人都只是普通人,达不到这样的程度。我又想起许多的主义、各种教旨,我从不觉得自己信奉它们 —— 但我会向它们的一些说法靠拢。我还想起伍迪艾伦的电影里有一个老笑话,大意如下:

「『大夫,我兄弟疯了,他以为他自己是一只鸡。』然后医生说:『那你怎么不把他带来?』那家伙说:『我是想带他来着, 可是我需要鸡蛋啊。』」

尽管世界偶尔会表现得疯狂甚至荒谬,但我们还是不得不经历这一切,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需要鸡蛋。

说回阅读吧。我认为阅读是有目的(动机)的,即便一个人不觉得,下意识里也一定有。这是我的观点。这里的目的并不带功利色彩,它只是一个立足点。有个朋友说他觉得「目的」在中文里的意思并不比「意义」这样的词更明确。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我想表达的是我们阅读的深层次动机 —— 人为什么想要去阅读呢,总有个基础吧?

对于那些尚未意识到的目的(动机)来说,阅读可能是抚慰孤独的方式,逃离现实的途径,或仅仅为了填补内心的优越感等等。

而能意识到的目的(动机),我觉得分为三类。一,消遣。打发时间,满足好奇心都算消遣。二,用于生活。技能提升,厚黑啥的都算读以为用。三,解决人内心的焦虑。

这里不展开了。然后最后我不赞同「书读百遍,其意自现」这种说法,我觉得只有经历和道理相互应证才能丰富我们自身。

还有两个说法,一个是把书读厚,一个是把书读薄。中学时我以为的把书读厚,就是在一本书上写上自己的想法,做上许多的笔记。我现在的一点浅薄看法是,一本好书总是从抽象的高度论证出道理,而那个道理下有着许许多多的例子,这就需要读者自己的经历或者收集资料去比对。这样,一本书就读厚了。

而把书读薄,则是读者经历得多了,知道的多了,就反而越能理解书里的许多想法,这样读上几遍,就能把一本书的内容吸收掉。这样,书就读薄了。

还有比较流行的一个观点,大意是见到一本好书如果见到一个老朋友,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和你踩在一个调子上,你想过的每个念头都被他总结过了。这种书能给人一个体系,却不怎么能给人启发。除非他能讲清来龙去脉。

许多文章更甚,能中人的情绪,却没有逻辑。

我觉得一本好书不是给人认同的,最好是给人启发。其它很多事物也同理。

现在的意见领袖太多了,他们生产各种大家能认同的东西。我们消费他们的内容的同时,我们也是他们的商品。算法,算法更甚。

如果没有接触一手信息的能力,尽量消费那些能告诉我们信息来源的二手商。

很多搬运工不愿意告诉大家内容来源。比如转载小视频的,搬运公众号的,因为他们害怕你越过它去来源。**他们赚钱的基础是信息壁垒,这层壁垒是很容易打破的。**而做学术就能放心大胆地把引用一条条列好,因为重要的不是这些信息,而是别人的专业水平以及分析信息的能力。

我认同这一点:从藏着捏着的人身上接触不到任何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谈到这了,举个例子再扯一点。我的工作内容有时候会涉及到在数据库造数做测试,然后我就一直手动造数据,而某同事则写了一个造数的脚本分享给了大家。

我是非常惊讶的。虽然从客观环境来说,我造数的次数并不那么频繁,即便从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段来看,每次手动造数据花费的时间成本也不比写一个脚本的时间高。**但问题在于 —— 我根本没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主观原因在于我缺乏数据库基础,根本没想到这件事可以这么优化。

如果有人告诉我说,这个可以写个脚本巴拉巴拉,我花点时间去查查资料也能很快地做出来。但是我根本意识不到这点 —— 我想到刚玩知乎时就曾有过「怎么别人能想到这些问题」的惊讶,有时候发现问题,提出一个好问题比解决问题更屌。

谈得广一点,为什么人家就能觉得「苹果朝地下落」也是一个问题?诸如此类的。背后是有一套思维方式以及其它的等等等等在做支撑。这也可以随讨论的东西不同展开到方方面面,不细说了。

而分享 —— 谈用的工具、得到的结论……对了,还有标签,这个时代总是不缺标签。别人通过这些东西能有所参考,却经常只能管中窥豹。无论是了解对方还是从中真正学到点什么。

聊到这我又想起了知识付费,无论是「知识」的分享还是「方法论」的分享。我接触的并不多,所以想法可能有点偏激且片面,前者我毫无疑问不会持肯定的态度,而后者让我想到了学徒制 —— 里面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个人的经验 —— 经验主义也许是危险的,也许不是。

kindle

因为谈到了阅读,所以聊聊 kindle。时光荏苒 —— 这个词有点老套却着实能说明问题,我也用 kindle 这个工具 5 年了,大概有资格稍微聊聊自己的想法了……

我对 kindle 的唯一感想是「仪式感」 —— 我承认这确实有点像是消费主义的话术,但我在这种虚构的仪式里获得了好处,所以我觉得能接受。

「仪式感」并不是工具所带来的虚荣心,我从未把 kindle 带到公共场合 —— 老实说为了避免别人异样的眼光我都只在私人空间使用它。

kindle 真的比别的东西便携吗?真的比别的东西更不伤眼吗?我不知道。在使用 kindle 的前几年,大多数时候都是打开 kindle 这种仪式感 —— 我现在很难说清楚这种仪式感来源于哪里,可能是墨水屏?可能是广告带给我的影响?总之,打开后一切都好办了 —— 只需要接着读下去。

但由于我越来越投入到阅读当中,以及自己对书籍类型的偏好,kindle 有点稍微不能满足我。(先不展开了)然后我买了 iPad ,kindle 的打开频率便变得极低……

消费

因为聊到 kindle 与 iPad,所以谈谈我一直以来对消费的观点。我想我是有被别人的观点所影响的,但时间太长也不可考,嗨(四声)。

拿 kindle 举例,我一开始买了 kindle 基础款的二手,由于这一款不带背光,在确定自己确实会使用它而不是拿来压泡面后,就把它卖了,然后买了 kpw3 的二手。

使用 kpw3 的那段日子也是我用 kindle 阅读最频繁的日子,后来由于自己不小心摔了一次导致屏幕有点翘起来,再加上出了 kpw4,我就卖了 kpw3 后在天猫直接预定 kpw4 —— 然后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全新 kindle 直到现在。

而 iPad —— 由于找工作,有了大量阅读 pdf 资料的需求,我先买了美版的 iPad mini2。之后自己也通过这个小宝贝读了不少东西 —— 包括好多漫画(大误),毕业的那段日子便毫不犹豫地把它换成了当时觉得性价比自己最能接受的 Air3。工作了几个月后觉得 Pencil 的充电方式有点傻又想换 pro 了……不急不急,现在够用。

总结吧,总结一下。我消费的观点就是先买个基础的试试水,觉得确实能给自己带来帮助,就换成自己能接受价格的最好的产品。

然后其实我为了追求性价比,大多数时间买的都是二手物品。但如果真的觉得这个东西给自己带来了帮助,偶尔为溢价付一下费,感谢他们生产了这样的好东西以及奖励自己一个新玩意也可以……

而二手这种交易形式就没啥说的了……有钱当然直接买,没钱就花时间淘嘛……

稍微谈谈「断舍离」。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断舍离」是中产阶级的特权。我幼时穿的衣服多是别人穿不了送的,这种条件下哪有啥「断舍离」的需求。我的「消费」也一直建立在选择自己需要什么,然后物尽其用,没啥机会挑选扔的东西。当然「断舍离」并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概括的东西。但我觉得,对普通人来说,与其「断与舍」,不如思考一下自己和物品的关系。这种说法其实日本的各种生活美学书籍里也常介绍,也有一个词,叫「物商」。

其实这种说法何尝没有虚无的色彩,但是我们人为地通过改变认知与物品建立了联系 —— 这手段确实有用,有益于我们的生活。我觉得这挺好的。

有篇文章,「Consume less, create more」,我一直不大喜欢这种把事物描述得略极端的写作手法,但这种方式确实有用。如果有观点,我应该亮出来,这样行文也会比较干脆,有感染力。束着手先自我防御说上一堆的「但是」,文章只会变得拖沓。但根本可能还是我害怕别人的看出我的漏洞、发现我的错误 —— 嗨(四声)。

作者其实说的是消费内容以及创造内容,但读了后,除了对作者的观点有所感触之外,我也想到了「消费商品」 ——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框架:购物前先问问它能为我们带来什么。

比如「买一样工具前问问自己能用它创造什么」,虽然「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许多人买来只是吃灰。

比如「买的这个物品能为我带来一时的快乐还是长久的快乐」,也许一时的刺激可以为一些长久的规划让路……

总结

想做个年度总结来着,但大部分东西都在毕业后说过了 —— 我们都病得不轻,再补充一点各个 APP 的年度总结的话,可以加上网易云的等级满级了,以及 2020 年也是最近几年第一次观影量低于 100 的一年。对了,2020 年有一点变化就是在朋友圈长篇大论了两次,包括这篇文章也是长篇大论的补充产物。

想和更多的人互相了解 —— 这也当作我的新年 Flag 吧。

至于其它的就用那句老台词总结好了:「The first rule of Fight Club is: You do not talk about Fight Club.」

具体的做的事,我希望:

  • 能写出观点鲜明的东西
  • 能创造一个产品
  • 继续输入

如果拿输入当 Flag 可能有点讨巧,似乎在给避免输出做借口。但我以现在的能力确实说不出什么有水平的东西,也许又到了瓶颈。对我自己而言,我在半壶水响叮当的时候表达欲最旺盛,无知加上表达欲是很可怕的。

我应该在进步吧?嗨(四声),继续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