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聊聊阅读

我又回到下不了笔的状态了。以前我会说只要我真诚,写下当前的状态,那就是有意义的,可最近我总是误觉得自己能够看到一些事物更里面的东西——但越来越觉得这一切都太复杂,我做不到毫无顾忌就能轻松地得出结论。

但我还是有好奇心,有表达欲。那让我抛开什么什么主义,立足于一个小点聊些东西吧。

聊读书吧,可能是我最近才开始注意,身边频繁阅读的人越来越多了。

之前我其实一直不大清楚为什么那么多人鼓励读书,我不知道阅读的「意义」是啥。「意义」这个词可能有点暧昧,他们会说「没有意义就是意义」,「思考意义本身就是意义」——这不是我想说的。

我不知道别人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来鼓励别人读书的。他们说读书有用,是指那些技能方面的书籍吗?

我稍微谈谈。

我现在不大能赞同「读书最重要的是大部分内容都忘记了,最后留在你心里的东西」这类说法,我觉得它们太模糊。这种说法的唯一用途在于鼓励大家阅读,培养大家的阅读习惯,给予慰藉。 不要管意义,你只要去做。

而「通过阅读来提高修养」这种说法背后则蕴含着一种道德歧视。「阅读」这个动作或行为本身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含义,但文字是信息密度相对高的载体,它还拥有其它信息载体没有的一些优势。当我们讨论「阅读」时,如果只愿意沉醉在原教旨主义的优越感而不去分析优势与不足,那一定是有问题的。

批评小视频,批评网络——批评媒介,反思是必要的,但是:柏拉图批评过「书写」,叔本华批评过「阅读」……而且我觉得他们批评得有道理。可我们大多数人都只是普通人,达不到这样的程度。我又想起许多的主义、各种教旨,我从不觉得自己信奉它们——但我会向它们的一些说法靠拢。我还想起伍迪艾伦的电影里有一个老笑话,大意如下:

「『大夫,我兄弟疯了,他以为他自己是一只鸡。』然后医生说:『那你怎么不把他带来?』那家伙说:『我是想带他来着, 可是我需要鸡蛋啊。』」

尽管世界偶尔会表现得疯狂甚至荒谬,但我们还是不得不经历这一切,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需要鸡蛋。

说回阅读吧。存在是有原因的——我认为阅读是有目的(动机)的,即便一个人不觉得,下意识里也一定有。这是我的观点。这里的目的并不带功利色彩,它只是一个立足点。有个朋友说他觉得「目的」在中文里的意思并不比「意义」这样的词更明确。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我想表达的是我们阅读的深层次动机——人为什么想要去阅读呢,总有个基础吧?

对于那些尚未意识到的目的(动机)来说,阅读可能是抚慰孤独的方式,逃离现实的途径,或仅仅为了填补内心的优越感等等。

而能意识到的目的(动机),我觉得分为三类。一,消遣。打发时间,满足求知欲、好奇心都算消遣。二,用于生活。技能提升,厚黑啥的都算读以为用。三,解决人内心的焦虑。

这里不展开了。然后最后我不赞同「书读百遍,其意自现」这种说法,我觉得只有经历和道理相互应证才能丰富我们自身。

还有两个说法,一个是把书读厚,一个是把书读薄。中学时我以为的把书读厚,就是在一本书上写上自己的想法,做上许多的笔记。我现在的一点浅薄看法是,一本好书总是从抽象的高度论证出道理,而那个道理下有着许许多多的例子,这就需要读者自己的经历或者收集资料去比对佐证。这样,一本书就读厚了。

而把书读薄,则是读者经历得多了,知道的多了,就反而越能理解书里的许多想法,这样读上几遍,就能把一本书的内容吸收掉。这样,书就读薄了。

我觉得一本好书不是给人认同的,最好是给人启发。其它很多事物也同理。现在的意见领袖太多了,他们生产各种大家能认同的东西。我们消费他们的内容的同时,我们也是他们的商品。算法,算法更甚。

如果没有接触一手信息的能力,尽量消费那些能告诉我们信息来源的二手商。

很多搬运工不愿意告诉大家内容来源。比如转载小视频的、搬运公众号的,甚至明明别人允许转载还要把人家作品的水印打码——因为他们害怕你越过它去来源。抛开法律和道德的评判,他们赚钱的基础是信息壁垒,这层壁垒是很容易打破的。——只需要一丢丢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