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异度侵入》谈谈故事的结局处理

还是声明一下,本文作者只是个爱好者,以下纯属胡说八道。

导航:异度侵入


目标、冲突、设定

我觉得一个故事要吸引人,核心有两点:目标与冲突(或者用『矛盾』这个词好点?)。核心外则还有一点:设定。

比如「勇者救公主」的故事,目标就是「勇者救公主」,救到公主就结束了,他们后来结没结婚,婚姻生活有没有矛盾,这都不大重要。但有时候读者很关心,关心自己带入了情感的角色在故事外如何如何…作者有时候会说两句,有时候不会说。——毕竟这不是重点。

勇者拯救公主的途中发生的事情就是冲突了。「冲突」是个广义上的概念,途中打架这当然算冲突。但是你刚在新手村的时候,想要一把武器,于是去武器店找托尼,托尼说:「啊,我的朋友,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能帮我去找点材料吗?」——这也是「冲突」。

主角总有问题有解决。大问题是救公主,小问题是找材料。但是找材料是为了打造武器,救公主又是为了啥呢?

这就得引入「设定」了…

为什么非得救公主不可?因为这就是故事的设定。如果观众总是纠结于「设定」,那就获得不了乐趣了。

但是「设定」也不能乱来,总不能啥说不通的地方,都用一个「啊,这就是设定」来敷衍吧。所以我觉得一个故事的「设定」要尽可能地少,最好立足于一个「设定」,然后其它发生的一切都是基于此的推论——也可以说,故事要有一个根设定。

这个「根设定」不管怎么胡扯都没关系,但基于此的推论一定要严格。举个例子:设定再怎么掰都行,可角色的反应得真实吧。

【剧透】

《自新世界》就是引入超能力这个设定后,世界的另一种走向。

《来自新世界》读后感

分析

基础

按照我上面的想法,一个故事可以这样发展:我叫王小明,我被设定为打败大魔王。可是在这之前,我要先起床,去刷个牙,不过我没有牙膏了。(为什么不刮胡子,因为刮胡子不重要。)小卖部的老板娘让我帮她送信给隔壁兰花镇上的李老头才卖我牙膏。我来到李老头家,发现他正在和一个妇女打情骂俏。现在我在兰花镇上触发了支线剧情(任务)…

这样的故事有趣吗?似乎并不…

我最近看过的最符合这种结构的就是《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了…

创新

第一种创新:人物,故事情节的创新。人物:比如人物属性,傲娇、病娇…;故事:比如升级打怪流、扮猪吃老虎流、无敌流…

这又涉及到体裁了。我之前写过一篇:乱侃作品的形式与创新

第二种创新:目标创新:拯救公主已经不流行了,我们绑架公主好了;冲突创新:打坏蛋已经不流行了,我来当坏蛋,阻止勇者救公主;设定创新:华丽胡哨的设定。吃人、吃草…

第三种创新:添加变量。

其它:还有基于这些核心的不同的表达方式:比如套娃其实就是通过隐藏信息营造出「设定的翻转」。

像是勇者一心打败恶龙,后来发现恶龙是之前的勇者变化的。虽然这表现得像是翻转设定了,但事实上只是创作者一开始只给出了部分设定的信息而已。

许多所谓的「烧脑电影」就是这种操作。不到最后猜不到结局,其实是因为不到最后不知道创作者的完整设定。

还有一点:观众的解读必须建立在已有的信息之上。不然的话我觉得每个故事都可以这样解释——都是我胖虎做的一个梦。

变量

非要说的话,几乎所有的故事都有着相似的结构。有的人喜欢说「本质上不就是 XX」,我讨厌这种说法。

虽然结构相似,但我们可以为故事加入一些变量。一个最常用的变量就是悬念

比如工业化到位的电视剧最喜欢在每集末留下一个坑(有没有想起这样的电视剧?😄)。

还有的则是在开头引入悬念。

比如把上面的故事改一下:我叫…我叫什么来着?我是谁?我忘记自己的名字了。可是我记得自己要去打败大魔王。那就去做吧!也许打败了大魔王我就能找回自己。

悬念与设定

但有时候故事里的悬念会和设定冲突。

比如开局就失忆这种,肯定是悬念,最后一定会找回记忆。

但有的就不那么确定。

比如:丧尸。

有时候丧尸是设定,有时候又是悬念。比较差的操作是:你以为这是悬念,没想到最后是设定。

【剧透】

我对《万能钥匙》的观感不大好。因为我一直以为最后会给个解释,没想到就真的只是巫术…

【剧透】

我要吹一下《进击的巨人》。本来我以为「巨人」是个设定,没想到「巨人」是个悬念,后面揭露了巨人的来源。

【无剧透】

《一拳超人》里老师一拳无敌也是设定。要是你觉得「我觉得一拳无敌太不合理了,看不下去…」

不瞎胡闹嘛…

根设定

比如各种「历史虚无主义」类的历史小说,引入一个变量(设定)——现代人回到古代,或者某个历史节点要是这样一下…通过一个变量的引入,蝴蝶扇动翅膀,推演未来的各种可能…

【剧透】

又拿《进击的巨人》举例子,我太喜欢这部作品了。按现在作者给出的线索,故事的「根设定」就是一个导致尤弥尔产生变异的微生物。——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探讨这部作品其它逻辑不通的地方,但不能说「什么微生物可以…为什么这么巧」这种话。基于这个「根设定」,由于尤弥尔当时的愚昧以及后来基于人性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故事就这样推演至现在。

一些结局处理

好,让我基于上面内容去分析一些片子。

寄生虫与小丑的结局

【剧透】

《寄生虫》与《小丑》探讨了类似的主题:两个阶级之间的冲突。

这个话题有点大,我讲不好,只能随便谈谈…

就像哲学讨论最后都回到了「人生的意义」,社会讨论最后都回到了「阶级冲突」。我觉得《寄生虫》与《小丑》最后都没回答这个问题——当然,这也不是电影的目的。

《寄生虫》最后提供了一段暴力戏——这看得我很压抑。创作者指出了某种「对立与冲突」,但这暂时是无解的。这种无力就让人很压抑。我不喜欢这种处理。《寄生虫》最后以个人的暴力作为宣泄——既然回答不了这个问题,那就绕过去吧。

而《小丑》的结局处理则是——我知道这个问题无解,所以我在混乱中起舞,展示这个世界的荒谬。

理想化的结局处理

这问题太大了,那咋办?让主角来承担一切,然后世界和平…

《罪恶王冠》、《夏洛特》、《叛逆的鲁鲁修》、《魔法少女小圆剧场版》…

这太理想化了。

《死生永生》里最后将整个宇宙的物质还回去时,主角偷偷藏了一块…

适时完结

美剧动不动整个好多季,挖了一堆坑最后不填烂尾。而英剧就比较好…适时完结。

我只把我能掌握的东西讲好就行了…

比如本文好多东西我自己根本不懂,还要强行胡吹…这就是反面教材。

异度侵入

【剧透】

其实前面我提到「目标、冲突、设定」这些,有点事后诸葛亮的感觉,或者说从创作者的角度提出的吧。因为我都是基于完整地看完一部作品后,对它进行分析,发现总能强行找出这些东西…

但其实从观众的角度,在看片的过程中,有些东西是意识不到的…

如果非得给《异度侵入》找个目标,那可能就是「解决 JW 的案件」。从故事的角度,回过头来,前面七集都只是对「JW 案件」的引入…

但是看的过程中观众会意识到这些吗?至少我没有…

虽然 我觉得观看这类作品的一大乐趣就在于观众和创作者的博弈。 观众猜到创作者的意图,甚至还能扩散想到些其它的东西,从中感到揭秘的快感。

对创作者来说,这其实挺难吧。既要让观众不至于明显猜出答案,又不能揭示的时候过于唐突…有的推理作者很大胆,在最后的推理阶段邀请读者一起 PK…

《异度侵入》一直在向观众提供线索——提供线索的同时又制造了悬念。比如角色提到了「井」,好,观众知道有「井」这么个东西了。那「井」是干啥的呢?

比如第一集就提到了「只有杀人犯才能进入井」。哦,知道了。等等,那主角是杀人犯?主角为什么会是杀人犯?杀人犯怎么在帮警察…之类的。

其次,《异度侵入》在解决「冲突」之后又马上制造新的冲突。比如第一集末找到凶手了,好家伙,妹子又被抓走了。所以下一集一开始我们就有了期待——拯救妹子。

前两集引入「次设定」——看完后我们都知道,「井」、「思想粒子」这些都是基于「飞鸟井木记」这个工具人(根设定)产生的…虽然我觉得引入「一个无辜的少女」这种设定有点老套…但好歹说得过去…

如果我们把这些「次要的设定」当作「根设定」,那前面这六集不过是讲了三个在这种设定下的探案故事。三个故事也不能说非常巧妙…

前面只是觉得这个动画比较新鲜,能看下去。到了第七集末进入主线,我才萌发了一种想知道后面会怎么发展的期待。

后面算是基于《盗梦空间》的另一个思路。我在一部动画鉴赏指南——《别对映像研出手!》提到《盗梦空间》里有一段旅馆的戏完全致敬了《红辣椒》,《异度侵入》第十二集弯曲的轨道则明显致敬了《盗梦空间》…

就该这样!互相借鉴,良性发展!

揭露这一切原来源于「飞鸟井木记」的超能力时我有种上当的感觉…怎么又超能力就完事了… 我当时还抱着希望,心想别急,这是井中井里的梦,不一定是真实的…

好,最后谈结局。

最后的 Boss 战不谈它,我觉得重要点在于对「飞鸟井木记」的处理。

下面这样的结局如何?

比如飞鸟狂暴,世界凉凉,主角幸福地生活在井中井世界。

比如飞鸟凉凉。后面怎么发展?不管它了…

比如飞鸟回到液体里…

飞鸟应该躺液体里,这对故事里的世界来说是个好结局,但对飞鸟有点残忍。——于是结局给观众了一个期待,飞鸟看到一个场景,主角面向她,说道:「终于见到活着的你了。」

如果井中井中梦揭露的线索是真实的——飞鸟能预知未来,那我们就抱着这个期待让故事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