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动画鉴赏指南——《别对映像研出手!》

本来想等更完再看的,但是网页逛着逛着就点进去了,于是看完了第一集。只看了第一集,冒出了些想法,不吐不快。让我发泄下吧…

打算命名为「致动画的一封情书」来着,但觉得情书这个说法实在太老套了,于是绞尽脑汁想出了「一部动画鉴赏指南」这个题目。但我觉得这个题目还是挺切题的。其实对艺术的赏析源于两方面,一是观众自己的经历与学识,另一个就是对艺术创作门槛的了解。

现在的营销号以及许多受众带起来的风气就是——试图找到赏析,或者说 XX 的捷径,以为评论时带几个专业术语——或者说某种意义上的「黑话」,就觉得自己能占领优越感的高地。时常用「本质上不就是 XX」这种暧昧的话术表示自己早已看透一切。

其实我觉得明明问题很简单。你自己尝试一下构思并写篇故事,就知道小说创作的难处了;自己尝试原创一张画,就知道动画要绘制无数张这样的图并使之动起来有多难了;自己尝试去拍一段视频,就知道用影像表达有多不容易了;自己在视频站上传几次,就知道现在的审查到底有多么莫名其妙了。

但是我们不能奢求观众去主动了解创作的难处,也没有必要。艺术鉴赏的门槛应该由创作者或者组织者来解决。 就像景点前的导游,作品前的导言。某种程度上,创作者也应该起着普及与教育的作用——这还没谈创作者应当拥有的人文关怀等。

如果创作者居高临下,艺术就变成了自嗨,甚至会导致在普通人眼里的污名化。

像是物理领域有很多大佬愿意写科普作品耐心地向我们普通人解释一些问题,这真的是一件好事。至于好处,随便就能举出几个例子来——像是科普可以吸引许多人投入到这个领域、像是让公民觉得自己的税收没有白费、像是扫除伪科学…

比如「量子波动速读」这种东西…我真的是…

回过头来,《别对映像研出手!》这部动画在动画里也通过角色的台词表达出了动画创作的乐趣、困难等。但是《别对映像研出手!》这部动画是充满童真的理想主义作品,核心就是想象力与安利动画这种艺术表现形式。这与《白箱》这部主题为「商业动画制作」的理想主义职业剧不同。如果《白箱》是通过表现商业动画制作的困难来表达出动画制作不易以及歌颂这群动画制作者的话,《别对映像研出手!》则是纯粹地聚焦于「动画」这一表现形式。所以称它为「一封献给动画的情书」是绝对不为过的。

我之前写过一篇 乱侃作品的形式与创新 ,里面非常浅薄地提到了我所理解的不同艺术形式它们不同之处。现在聚焦于动画创作,再胡说八道一下。

金敏的书籍《KON’S TONE 「千年女優」への道》在国内翻译为《我的造梦之路》,这可能可以作为一个评估动画这种形式的一个参考,即「造梦」。动画这种创作形式最为人称道的特性之一就有这一点。

《别对映像研出手!》第一话通过主角之口说出「就是在那时,我意识到了制作动画的人的存在。

我们是什么时候意识到「制作动画的人存在」的呢?是遇到作画崩坏时吗?(笑)

我觉得可能是在感受到制作动画的人用心去圆动画这个梦的时候。

《白箱》里有一幕导演为了塑造美少女动画里少女的个性想要调整工期重新制作的场景。虽然我对这类东西的萌点欣赏不来,但还是为他们的讨论所感动。他们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只是为了塑造一个情感真实的世界—— 以及赚钱。

没错,情感真实。二次元圈子里常提到说,虽然他们是纸片人,但蕴含着我们的情感。其实游戏、电影、同人创作…哪一个爱好不是这样呢?又回到了叔本华的哲学——意义都是我们赋予的。

不过总有人试图强加自己的观点于别人的创作与喜爱之物之上。这点我曾今吐槽过好几次。😅

就像 OP 里唱的「喜欢就是喜欢,外行少插嘴。」

鼓掌!

其次,就是动画借角色之口为动画这种创作形式的宣辞了。

比如借大小姐之口说出的「动画师也是优秀的演员啊,不止是人类,风、自然描写、机械,都能做到。甚至能做出比真人实景更有表现力的画面!」

还有主角在第一集的播送会对友人解说《孤岛的柯南》(原型是《未来少年柯南》),其实也在借主角之口向观众普及。

动画费劲心思地造梦,就是为了让观众沉浸进去。类比演戏,当观众意识不到演员是在演,那就是最好的状态。反之,当观众意识到演员是在演的时候,那就完兔子了。我们普通观众沉浸在动画里,那就是最好的时刻。——如果你愿意研究,还会发现每一处细节的深意。有些人因为感受不到便觉得创作者装神弄鬼——这真的有点可惜。

但是反之。观看作品时最好搞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为了享受还是为了挑刺?比如有些观众总能从一部作品里发现有趣的地方。也有许多挑刺(无贬义)流观众,喜欢讨论一部作品里的各种问题。

同时,也要认识到自己是为了享受还是要搞研究。比如影片《1917》中用了伪长镜头表现战争的压抑,但有的人看电影时就只顾着找哪里剪辑过,反而丢失了乐趣。

《别对映像研出手!》虽然是由漫画改编的动画,但要我说,这部动画本身就是动画才能表达出来的作品。或者说动画这种表现形式反过来又为它赋予了某种仪式感的意义。

比如当角色们在纸上绘画发挥想象力时,角色们毫无维和感地进入到了他们的想像世界。——毕竟是二维进入二维。线稿这种省经费(误)的画面就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屏幕上。

影视创作也有类似的表现方式。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把虚拟世界搬到现实,一类是把角色搬到虚拟世界。前者的话我只想到一个例子😂😂,《爱情公寓》里某集玩 CS。后者的话,有《安妮霍尔》里主角们化身为迪斯尼卡通人物,还有《废柴联盟》里主角们化身为定格动画人物——那一集也成了定格动画集,以及主角们打像素画风的游戏——那一集则成了像素动画集。

而拿这整部动画来说,这一个个剧中创作所构成的剧中剧的表现方式又毫无疑问在展现创作者对动画的热爱。比如《爆漫王》里作者为故事里的漫画创作了数种不同风格的漫画,《别对映像研出手!》在控制动画风格的同时,还需要控制剧中动画的风格。

这毫无疑问是只有具有热情与创意的创作者才能做到的事情。

说到这儿的话,又再提一下动画与电影的相互借鉴。就像动画里大小姐不想做演员,想创作动画,以及大小姐对动画辩护的台词。动画和电影有时候表现出一种竞争关系——有的人觉得现在特效这么发达,已经可以代替动画表达想象力了。同时,它们也在互相学习。

我看到有评论说「要想制作出与他者不同的独特动画,便往动画的形式中加入更多属于电影的元素,从而丰富动画的表达。」

之前在 乱侃作品的形式与创新 提到过,这其实就是形式创新的方式之一——借用其它艺术形式的内容。比如影视借鉴游戏的叙事方式——分支结局之类的,游戏借鉴影视的表达手段——现在 3A 大作里的高清 CG,宏伟音乐…

动画借用电影元素确实是创新的好方式,但并不仅仅是动画在借用电影,电影也在模仿动画。比如非常出名的一个例子:《盗梦空间》有一段是完全照着《红辣椒》拍的。

我在 新海诚与恐怖片——胡侃《天气之子》 也提到,男女主第一次到屋顶时,有一个绕着人物旋转的广角镜头。动画和电影的区别之一也在这——动画与电影虽然都有分镜,但创作时电影真的有一个镜头,而动画则不然。我不是专业的,放肆地说一下。 在定义中,电影的时间是真实存在的,而动画则是把运动的画面拿来表示表达时间。

可能是技术发展吧,动画利用三维动画技术应该能很容易表现《天气之子》里这种效果。

谈到利用技术,之前《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的书记舞不是有许多人感叹作画牛皮吗。就我观察(身边统计学开始了),似乎舞蹈这种动画非常容易让专业人士感慨,可能难度的确很大。但我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确实不知道厉害在哪。😂毕竟技术方面我不懂 。不过之前看《维度战纪》时,还是被 OP 里主角的街舞惊呆了,动画也能画出这样的效果吗?——大叔在 OP 里的装逼风确实很帅。当时在 Anitama 上看到过一篇文章,说道这确实有点超出人类作画时想象力的极限了,实际上作画时似乎用到了真人动作捕捉。

PS:记不大清,可能描述有错。

《别对映像研出手!》应该会是一部改变观众看动画体验的作品,通过剧中剧传达出来动画制作的哲学,一定会使一部分观众重新思考自己看过的动画,开始在观看动画时想像创作者会是怎样的心情,开始考虑作品的精神内核。

想象力是野性的,人类生来便有。但似乎渐渐地,想象力成了小孩才有的特权。可能只有像是这部动画里的小孩,和一部分幸运的大人还拥有这种能力吧,结合亦是生来有之的表达欲,得以自由地创作。

(:不过其实我都是在瞎吹,毕竟我才看了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