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昼

「这不对劲,是不是?」虽然我一直低着头急行,假装看不见,可那个跌跌撞撞行走的家伙终于还是到了我的面前。

「是不是?」Ta 伸手按住我的肩膀,我不安地抬起头。

这是个多么高大的家伙啊,可 Ta 的五官却是扭曲的。我看到 TA 脸上的皱纹,眼角的沟壑与脸颊处的交汇。那夹缝里是灰尘吗?粗糙的铜色间的黑渍。

我左顾右盼,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场危机。

「不知道。」我颤着回答他,只求快点脱身。

「什么?哦,是吗…」

Ta 抓着我双肩的手放松了点,视线越过我向后面看去。我长出了口气,想把 Ta 的手拿开,Ta 却突然又加大了手上的劲。

「为什么你们都不知道?!难道你们都忘了吗?」

耽搁时间太久了,我在 Ta 的歇斯底里下不知所措。慌张中扭动肩膀,没想到 Ta 一个趔趄向侧边摔去。

我困惑地打量 Ta,才注意到 Ta 原来赤着脚。

「抱…抱歉。」我赶紧抬腿向前移动了几步。回头看 Ta 没有起身的打算,便想趁机离开。四顾,一个人也没有。我又看向 Ta,似乎没有什么威胁,便又小心翼翼地询问 Ta 的情况。

Ta 在地上喘着粗气抽泣。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你帮不了我。」

「呃…」

我最讨厌这种扭扭捏捏的人了,这可是你说的,那我走了。

在这片沼泽里,每停留一阵子就会向下沉没几分,虽然不致命,不过还是保持着移动更有安全感。

身后传来 Ta 绝望而愤怒的呼唤,但我已经听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