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the Fucking World

感觉有必要提哈这部剧。17 年末看完第一季,我写了篇狗屎小说:妖怪唧唧与友人波波 。然后今年前阵子润色了一下,得到 妖怪唧唧与友人波波 [02]

直言它为狗屎小说是因为它真的很狗屎,至今的读者为零。除了一些不可控的因素,比如文笔和上下文的衔接——因为我写不好,我还知道里面有很多删了会稍微好点的东西。但人们常说像我这种玩家,写的所有人物其实都是自己的映射,大概因为这,所以我觉得有些东西删了的话这狗屎小说就不完整了。其实这是发泄情绪的一种方式。有的人会写日记,我则写故事——假装有种看透人生的戏谑,因无力深究。

然后前阵子我看了这部剧的第二季,又写了篇狗屎小说:石子坠入深渊 。我在想这冥冥之中是不是有点联系——难道说这部剧有激发人创作欲的魔力?

S01 里 James 说在等一个谋杀 Alyssa 的时机,我觉得这设定真他妈有意思,然后不知廉耻地搬进了自己的狗屎小说。

其实唧唧和我的相遇来得并不是时候,因为我正在准备杀一个人。

如果我时间空下来的话,就可以认真研究一下唧唧这只妖怪了。可是我忙着为自己的谋杀计划做准备,实在是来不及考虑它。

我要杀的人有可能是波波老师。

我刚写的时候,想到的是一个闷骚的嘴强王者,天天意淫自己要杀人——其实根本不敢杀别人,于是最后杀了自己。

说到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剖析自己」这个操作——这让我更显得狗屎。但同时我又觉得可能我并不觉得自己的小说狗屎,我率先说出自己的小说狗屎,这样当别人说它狗屎时我就会显得不是很受伤。——这种操作现在让我觉得我这个人是坨狗屎。

我开始觉得人可能就必须在狗屎和不是狗屎这两种状态之间转换,当我们牛皮的的时候我们就不是狗屎,当我们不行的时候我们就是狗屎。谈到这我他妈又想谈牛皮的定义——到底自己觉得牛皮就行了还是要在别人眼里做到牛皮。这样一谈下去就又不得了了,所以我看我还是最好就此打住。

不知为何我今天说了这么多狗屎,我摔。可能是因为这个标题——The End of the Fucking World。去他妈的世界、这个傻逼世界的终结…

不管怎样,我都应该拒绝脏话…除非忍不住。

S02,好了好了,我还是谈谈 S02。

[剧透 标记]

S02 里让我感到不适、滑稽、困惑、无力、悲伤的是,明明剧中的角色才十九岁,在前面的剧情里 却给我一种两个家伙从各自步入了中年危机的家庭里逃离出来组成了一个新中年危机家庭的感觉。——虽然这说得通。我只是对此感到不适、滑稽、困惑、无力、悲伤。

明明大家都那么年轻…

相对的,我就特别喜欢看那种老大爷式的喜剧。看着屏幕里的成年人也在滑稽地生活——特别是几十岁的家伙还在学习交朋友,这让我觉得十分减压。

我想我虽然偶尔感到焦虑,却从未想过自己有抑郁症就是源于自己这种独特的优越感。但是这种优越感建立在一个虚假的基础之上——诶诶,让快乐简单点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