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本能就是善良吗?(从十月新番胡扯...)

昨晚吃泡面的时候在视频站打开了一部《我不是说了能力要平均值么!/ 私、能力は平均値でって言ったよね!》(以下称平均值),哈哈哈哈哈,觉得挺有意思的。看完第一集意犹未尽,顺手又打开了一部《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 / 慎重勇者~この勇者が俺 TUEEE くせに慎重すぎる~ 》(以下称慎勇)。

哈哈哈哈哈,惊了!十月怎么这么多骨傲天类型。发到群里吐槽,被告知除了这俩,十月还有几部也是这个套路…(真的吗?咋回事啊?

室友又推荐了一部《BEASTARS/动物狂想曲/野兽巨星》。我靠,屌。

几部番勾起了我的联想,忍不住来胡言乱语一番。虽然这三部番都才更了一两集,不过我的重心不在它们的制作与故事,而是头两集展现的立意。所以胡扯下也无妨。

《平均值》和《慎勇》在我眼里属于类似的作品——反英雄。两者有相似的世界观:异世界、冒险,且同时都对传统做出了突破。不过两者创新的角度不同,这点下面讲。老实说,这种突破居然在十月呈现了井喷的架势,还挺惊喜的…

看《平均值》的时候产生了「动画终于也有这种作品了」的念头。《平均值》是轻改,我对轻小说不太了解,但是我对国内网络小说挺了解的。

国内的网络小说发展也类似这样——一开始开创套路、后来出现大量模仿的作品。当市面上充斥了大量的同质作品后,吐槽性质的作品就会冒出来了。

《平均值》属于吐槽性质的作品。与常见的吐槽番,比如今年七月的《女高中生的虚度日常/女子高生の無駄づかい》等等作品不同。《女高》这类作品吐槽范围更广,而《平均值》这类作品则吐槽题材本身。

《平均值》的剧情虽然很老套,但是你能发现的每一个槽点,角色都帮你吐了。

弹幕评论:让观众无槽可吐…

哈哈哈哈哈,很适合开弹幕观看的表现方式。

毕竟反套路不好整,但吐槽玩梗还是挺简单的嘛。

《慎勇》的立意就要高一点了——它是真正的反套路创作。

不恰当地说,吐槽玩梗只需要站在读者的角度把那些套路批评一番,而真正的反套路创作不仅需要把那些套路提取出来,还得想个有趣的方式把故事继续讲下去

《平均值》通过设定老司机穿越,让主角既参与故事,又置身事外来吐槽。

《慎勇》则设定了一个过分谨慎的主角,以此和常规套路冲突。

冲突了,之后呢?

以现在的表现来看还是挺有意思的。但是!!!

以前两集展现的第一个冲突为例,主角靠隐瞒信息进行了一次反杀。但是这种解决方式以「智斗」的形式也能做到。「过于谨慎」这个设定现在还只表现在以夸张制作笑点…希望后面能有更有意思的发展…

PS:希望热血番的主角都学学。遇到困境的时候,要意识到自己有脑子…而不要一味怒吼…

以《慎勇》的 OP、ED 来看,至今主角团都还没出完…毕竟十月番才开播嘛,故事发展不可预料,也不好吹。就先讲这点吧…


至于《BEASTARS》,这部动画在我眼里则是一部从各个方面看都是长板的作品。

我不喜欢谈一部作品是谁谁谁的原作、谁谁的脚本、谁的配乐…在我眼里,制作的参与人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一部作品的底线——但我更愿意从自己的角度(而不是权威的角度)去感受一部作品中我能读懂的部分。

第一个刺激到我的点是小羊被谋杀的那段。小羊关上门,黑暗中用线条来展示角色。被杀时,大块鲜红的颜料涂上线条…不知为何,从视觉上感到兴奋。

第二个精彩处在音乐。怎么说呢?有种很老式的感觉…只能模糊地提一下自己的感觉。对这方面不了解,不好形容。

有印象了。像是 90 年代香港警匪片会用的…

第三个方面在对电影语言的借鉴。当然这并不是说电影语言就要高级点,而是我比起动画,更熟悉电影,所以常互相代入彼此框架来理解。(我在这解释给谁看啊

比如小狼和小鹿的两场对手戏。

第一场对手戏,用房间里的镜子增强叙事。[第一话 16 min 30 s 左右]

然后就是这场和后面一场都有的分屏手法。前一场用于多角度表现冲突,后一场则用于对比。

最后就是故事了。虽然不清楚故事会讲些啥,但至少从第一集能看出:外部矛盾——食肉与食草动物:本能、偏见等;内部矛盾——食草动物内部的矛盾:阶级、校园暴力等。

第一集表现食草动物内部矛盾的内容比食草与食肉动物间矛盾还要多一些。挺讨巧的。毕竟谈及食肉与食草,食草动物处于弱势地位,立于一个更加「正义」的立场。先描写食草动物的内部矛盾,应该是为后面的外部矛盾做战力平均吧。(胡说八道)

能解读出的隐喻就不多说了。

回到标题——克服本能就是善良吗?

这个疑问来源于动画里一只小羊评价小狼「你很善良。」——原因是小狼并没有打算伤害它。

我不打算从字面意义上讨论这个问题,文字游戏没有意义。

说到这扯句题外话。有的人觉得「自由」的意思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言论自由」就意味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不就是词汇层面的「秀才认字认半边」吗?

可能文字更像是一种约束,所以「精准表达」才需要练习。

很巧,这篇文章提到的前两部动画算是「反英雄」。最近国外也正上映一部「反超英」的电影——《小丑》。深入联系我不清楚。但仅诺兰在蝙蝠侠三部曲里塑造的小丑形象来看,小丑应该代表的是一种纯粹的恶。

——按我的理解,也就是说小丑代表的是本能的恶。

虽然《小丑》大获好评,但是我也看到有朋友引用伍迪艾伦的一句话「为什么要把我的动物本能降格到心理分析的层次。 」

我猜想《小丑》大概讲述了小丑被现实摩擦,最后黑化。这样映照现实,但少了「性本恶」的立意。

还是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说小丑代表本能的恶的释放,那么狼控制住吃羊的冲动便是克服本能。

克服本能就是善良吗?

这里讨论的是人与本能,其实可以做个类比——人与环境。

比如哲学术语有个「平庸之恶」的概念,指在意识形态机器下无思想、无责任的犯罪。

[…]

嘛,不继续了。大概就这样吧。

我也只能谈谈自己理解的现象,说不出啥深入的东西。

但是,如我之前所说。

就像一个人愿意放弃安逸、违背天性、忤逆本能,选择和另一个人在一起所表现出来的「爱」。

至少我们能说,「克服本能」是很了不起的行为。毕竟我们的对手是上帝。

狼眼中折射的人间百态——制作人细井骏介谈《BEASTARS》

制作人细井骏介将阅读《BEASTARS》原作的印象归结为,在动物世界的庞大架构下所展开的影射人类社会的一则有趣寓言。作者运用动物人设的巧妙过滤,使得一些原本在单纯人类世界中暧昧不清的关系冲突,一下变得明晰而又尖锐,因而吸引着细井不断追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