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雨止

9 月 16 日晚,细雨和操场织成一张网,网眼收紧,少年们唱起歌谣。我刚吃了碗泡面,酸辣催汗,恍如又夏。

中秋团圆,团圆前后都是离别。那时候真蠢,不哭喊也不吵闹,明明是最适合干这种事的年纪,却要假装看透了一切,笨拙地模仿大人。你看啊,这些事都有时限--好多事都有时限。比如过了十五岁再谈离家出走就不太合适了,比如你能和高中生谈恋爱的机会只有短短几年--虽然这个时限内也不能太光明正大。但一旦过了这个时间,你再想搭讪高中生,就会被当作变态。

「变态」这个词用得太宽泛了,有时候让人恍惚以为它是不是啥时候已经成了褒义--一如许多词的词性在日常中渐渐化为贬义。

「时限」这个词则暗藏着这样的意味:你应该在合适的年龄做合适的事情。

这什么意思呢?管它什么意思。深究意义太过无聊。工科生善于应用,应用以创造。

哎,所以讨厌被贴标签也是谎话。我们只是拒绝那些泯灭个性的,负面的标签。那全都是以偏概全,哗众取宠。而对于贴金的标签,要多少来多少,我相信,它们全都是客观评价。

如果你拒绝被打上标签,你在各种平台就只是个没有个性的圆圈。最好的方式当然是离开网络。短短数年前,我们还在为了逃避现实堕入网络。而现在,已经发展到了逃离网络回归现实的地步了。哎,时间过得太快了。如果现在流行杀马特,我搞不好还能在网络上混得风生水起。可惜没有如果。不是有这样的说法吗?「你有价值,别人才会友善对待你。」才不是这么回事。其实表现得越蠢越会受欢迎,因为你在别人眼里没有威胁。现在已经是不做坏事就算好人的时代了。

如果离不开网络,那就掌握主动权,自己打标签。嘛…闲话不提。

不过跳出这个限制也很简单。哪有那么复杂呢。如果你有能力不承担责任,你就可以永远当小孩--至少多了这么个选项。这自然和逃避责任不同,逃避,那是巨婴所为。而若你有能力承担责任,那就更棒啦,可以开开心心地当个大人。

上面这样刻意强调年龄像是在隐藏无知。哎。常见老人开玩笑,严肃的话题被他们信手拈来。直面未知仍能作乐,似乎顺其自然,理所应当。小孩也会拿死亡开玩笑,那是一样的心情吗?年轻时也可以无牵无挂,会是一样的心情吗?

秃头的我,买 A 片的老头,怎么可能一个心情。

有这样一个故事。年轻人问哲人,「我现在一无所求,以前的目标现在都实现了。是不是可以自杀了?」哲人回复,「这世界还有那么多风景,那么多的道理。你就不感到兴奋吗?」

年轻人说,「我对那些东西没有兴趣。」哲人想了一下,「那你应该承担点责任。倘若你结婚,生子。自然会有股无名的力量推你前行。」

年轻人沉思,「难道人生一定要不停地设定目标,承担责任,来推迟死亡时间吗?」哲人又说,「这不很好嘛?人生没有意义,你每多活一秒,就是多赚一秒。」

年轻人说道,「妈的,那太苦了。」

哲人又说,「你杠什么杠。你这种杠精还是自杀吧,反正你死不死管我屁事。」

我觉得这个故事的精髓就在最后两句。

年轻人说道,「妈的,那太苦了。」

哲人又说,「你杠什么杠。你这种杠精还是自杀吧,反正你死不死管我屁事。」

我一直很喜欢这种莫名其妙,带点滑稽的叙事方式。这种结构很像生活,你计算不了一切,但好像还是有规律可循。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倘若经历过痛苦,文学里的艰难就都不算什么事了。就像故事之所以有趣,正在于「故事」这个词模糊了真实与虚构。明星的鸡毛蒜皮,普通人内心的汹涌。

笨蛋,你还没见识过真正的残酷。强说愁仅仅是因为你摇起的尾巴和她收回去的手。

夏天已经过去了。细雨和呓语编织的网,随着情绪起伏收紧了网眼。

文章标题:应如雨止

文章字数:1.2k

本文作者:禾七

发布时间:2019-09-16, 00:00:00

最后更新:2019-12-18, 15:39:27

原始链接:https://leay.net/2019/09/16/rain/

版权声明: "署名-非商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