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

信息检索的第一堂课,讲到日本石油机械生产企业通过中国相关报纸上的油田照片,分析出炼油厂的规模和能力,推断中国将会因炼油设备不足购买日本的相关设备,因此提前准备,大赚一笔。

由于信息的重要性,信息公开的尺度便成了一个不好区分的边界。不过我没有讨论尺度以及利弊的想法,也没这个能力。倘若我在这里乱吹牛皮,除了自娱自乐外还有其它打算,那我就是沙雕中的沙雕。

我提及这个,是因为信息的中立性以及重要性,刚好可以引出是非与好坏这个命题。

王小波说理性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事情往明白了弄,而不管好坏。大概是说对事情追问为什么,而不问为什么追问。秦晖老师把这称为「价值中立的求知欲」。

2019-06-15

读王小波先生的杂文,觉得这个观点大概来自罗素先生对求知欲的讨论。

就我经历来看,「是非」这个词往往就带有「善恶」的意味。比如别人要求你「明辨是非」,潜意思似乎是在讲「你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个什么该什么不该就又有点模糊,有的「是」似乎又「不该」,有的「该」,似乎又「不是」。

上面这段话有点绕。简而言之,我觉得,事物一旦套上一层价值尺度,就可爱不起来了。这话得悄咪咪地说,对于正直的人来讲,我是你非,你是我非,这不过是主义之争。如果非得把人的思想用多个坐标轴来表示,大多数人也应该表现得偏左偏右,有左有右。但是,也会有人觉得立场绝对不能歪。这里放下不表。

而人一旦有了立场,基于同为追求真理之人这一共性,也许还能对持以反对观点的对方以尊重。但是对于「价值中立的求知欲」这玩意,就实在是难以容忍。因为这类人不但不追求真理,还不断挑两方的错,似乎是为了故意挑起争斗看戏一般。

有观点认为,表达注定是会被误解的,所以表达就没有面面俱到的必要——尊重事物的多样性就是在自卸铠甲。我同意前半句,而且我现在的观点比这前半句还要偏激一些。我觉得所有的理解都是误解,没有谁能真正理解谁。语言和文字不过是信息的载体,谁到保证解码信息的双方能持以相同的解码器呢?

除非是传递 「1+1=2」,「因为……所以……」这类信息。话说回来,如果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准确的,那就是数学。

不过 哥德尔 证明了在算术中总是存在一些定理,它们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永远不能从算术公理得到证明。这就是说,数学是不完备的。

但是我并不认为表达的唯一目的就是作为武器。充满好奇的人对于触发思考的东西,总是试图力所能及地传递出去。所以回到上面关于是非的讨论,我觉得个人首先需要做的事情,并非去信仰什么,而是建立起自己的一套体系。为人处世体系,道德观念……

而且话说回来,很多的理论,不也是作者自己的总结吗。

选取一套,甚至不加辨别地选取一套别人的体系(为人处世,道德观念),然后按着条条框框去生存,这样其实还蛮高效的——假如人生除了死亡还有其他什么唯一的终点的话。

但是话又说回来,反正需要这么一套体系,别人给的和自己经历得来又有什么差别呢?有优劣之别吗?

按照我的事物判断标准,结论自然是没啥好坏之分,只有针对个人合不合适。

其实又有啥是自己得来的?不过是自己的情绪和某个规则达到了共鸣,便把它纳入了自己的体系。

闭门造车什么都得不到。所以人们才去经历,阅读……

I can’t learn anything from you I can’t read in some fuckin’ book。

我所谓的自己得来,举个可操作的例子,就比如行为前再进行一次质问,质问自己的目的,质问自己的动机。硬要说的话,这其实是有科学依据的。人在作出判断时往往根据的是自己的记忆,而非理性。比如看到一个类似苹果的物体,做出了这是苹果的判断。同理,平时有很多判断都是这样想当然(中性)得出的。

先进行一次质问,就可以把许多理所应当通过理性来解释。把许多模糊的事情,通过理性来快刀斩乱麻。

比如在弗洛德依的体系下,心理医生对患者的某些行为进行深挖,得出结论其实这种行为是由于患者 balabala……

也可以尝试对自己质问一下,想想某些行为是不是有着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这就像编程概念中的 AOP,在做判断前加上这么一层质问的逻辑。

因为我从小就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大人们总说「别胡思乱想」,我怎么做得到?不想通我就不舒服。

而这种做法就可以说服我,不让我离正常人太远。真棒。

上面这段话有点胡说八道,而且我还把道德标准也纳入其中。这太危险了。我觉得人要有自己的道德准则——就不继续往下吹了。

再回到上面「为人处世体系,道德观念最好自己在思辨中形成而不是一味接受。」这个问题。在这简单留下我现在的两点想法。

一,人只有一生,总得多经历,多思考。(参考各种鸡汤文学)

二,如果按着别人灌输的规则行动,那不成了机器人了嘛。行为不管多诚恳也只是虚假的真实。

想起王小波某篇杂文里谈到,他的一位老师说对于普通人,有信仰比无信仰要好。刚开始他反对,后来他同意了这个说法。

十年前,我在美国,和我的老师讨论这个问题,他说:对一般人来说,有信仰比无信仰要好。起初我不赞成,后来还是被他说服了。

如果非得照应一下前文,那么总结起来,我觉得人应当在辨别是非的过程中总结出自己的善恶标准。

不过明辨是非总不能一无所知吧,那又得学习。

然后很快你就陷入犬儒。

我觉得这是好事,毕竟没有纹理两片相同的树叶——这才能体现出物种的多样性嘛,思想也应该多样才对。不论鸡汤还是毒鸡汤,都在灌输「你是独一无二」这个概念。如果你和周围人讨论着一样的电影,读一样的书,对一只曲子在同一个小节感叹,这又怎么能体现出「独一无二」呢。外形由于基因,从小就能和别人区分,追求同样的审美,又造就了所谓的网红脸。而思想倘若要达到独一无二,难度就更大了。

但是,思想的目的并非是达到独一无二。目的是形成自己的体系。(重复好多次了)独一无二(也许达不到)只是一个结果而已。

至今,我从未依靠兴趣交过什么朋友,由于我一直不肯承认自己性格的缺陷,我把这归咎于思想的独特。

我只能和心智上的同龄人(7-12 周岁)交朋友,我们吹牛皮,造梗,有不同的价值观,明明知道自己无知,仍毫无畏惧地对一切持以质疑。

[update-2019-04-30-1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