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除夕上房揭瓦

今日除夕,豆瓣友邻在吐槽春晚,微博上「春晚」和「无聊」这两个词一起发送会被判定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才读到《宪法学导论》的序章,有一句「你其实已经接触到好几个更高层次的问题 —— 宪法问题。」

感觉我们似乎过于有「契约精神」。常听到这样的言论,「你觉得不合理可以不用」,「你可以不……」却不质问这种行为是否合理(或者合乎法律)。

PS:刚才拼音打合乎,拼成了 hefu……哈哈

昨天上房揭瓦,忙活了一下午。其实因为漏雨,去年暑假和父已经翻修过一次,结果母上抱怨其他地方都很好,就是翻修过的地方漏雨更严重了。我和父相视囧笑。趁着过年有时间,购入据说是纳米薄膜的彩钢瓦换上。这次要是再漏雨那就是和我胖虎过不去了。

木质框架结构的猪圈不知为何歪了。奶奶说旁边的石灰厂天天放炮,把地都震松了。😄 还好有俩起重工具,最后硬是把近十米长,歪歪扭扭的房子拉正了。(虽然拉断了一根绳子)

吐槽说怎么临近过年还要干活,父说过年是骗小孩的,你现在也长大了,是时候告诉你这个真相了。

父接着说,因为初一再怎么也不能干活嘛,所以一年积攒的活儿这两天一定得搞完。囧

可是被要求每天完成几页作业的熊孩子偶尔还抱怨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在门前吹风,有时遇到好久未见的小伙伴。道新年快乐,都是帅气的成年人模样。

被数年未见,当初也不怎么熟悉的小伙伴加了微信,邀约婚礼……也道听途说不少同龄人结婚了,还是第一次被邀请。母上说,「你太天真了,成年人『有空来耍』的意思是带上红包来耍。」

哦,哦豁。

我没得法,只有祝福。

当然是诚心的祝福。一个标准的传统教育出来的小孩,最擅长就是在帮助别人获得幸福的过程中自我满足。

虽然 ta 自己可能觉得婚姻唯一的好处在于我们忍受一个人的时候,时间会数倍延长,这样我们就能有多余的时间来玩耍。

在一个充满成年人的家庭里,保持美满的唯一方式就是不分场合地吵架。如果存在未成年人,方式也应该相应限制级一点。

呀!新年快乐。

今天才知道立春(也许每个节气)不是某一天开始的,而是某一天的某个时辰开始。并且立春之后不应该烧纸,虽然除夕本应该上坟烧纸。

突然想起路上遇到过一个烧纸集中地。用砖规整地码起,外面抹了一层水泥,里面是泥土。还真的有人在这祭拜,插了有几支香,有两支烧了一半就灭了。

我们这环境也似乎真变好了,家后山上现在有野猪。有人家种了晚熟品种的玉米,结果成了野猪满山荒芜中的唯一攻击目标。😄

去年稀里糊涂接受成年礼,搞了一件事,前几天终于完成了一大半,开心。寒假回来时乘坐高铁,我的座位在第一排,前面有很宽的空间,所以我可以把大行李箱放在前面而不用抬起行李箱放到行李架——这样的开心。

换洗衣服 : 两三件

充电线 : 数根

书本 : 若干部

真棒啊,要是带回来的书都认真看了就更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