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记 - 与自己和解

有一句话这样说嘛,「不值得思考的人生不值得过」。人只要稍微接触点形而上的东西,就很容易产生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我现在就是有一点这样的念头。(虽然这样很沙雕,但我还是要说出来。)

我现在又开始像幼时那样对一些东西钻牛角尖了,但是我知道一些东西是没有答案的,我只是想要获得一个能说服我的答案。别人说这种情况应该把心灵寄托于宗教,但是我执念又没有那么深,觉得自己似乎用不着…

中学时,我倾向于模仿精神领袖。三点一线的模式里,这样活得非常舒服。数年前,90 后还被称为脑残一代。我出生于 90 末,第一批被称为脑残 90 后活跃时我还在玩泥巴,这让我感觉自己很无辜。而且我这种小村男孩,接受到的潮流文化总是比社会整体滞后那么几年。我念小学时,一直想留个长发,剪个刘海,染个黄毛,等我去隔壁县里读高中时,流行已经变成了批判这种流行了。

想到网络上的精神领袖大多也不过是 20 多岁的青年,搞不好是个团队,而且他们擅长的并非作为心灵导师,而是挑拨别人的情绪。大家都在骂网络环境越来越差,你看,投机者总能把这种东西为自己所用。

按照精神导师的指导也能活得很有优越感,但是当你想要审视自己时,就会发现难以…难以做到。因为精神导师给予的大多是前人的只言片语(搞不好还有偏见),当你想要些反面的材料,就很难找到了。即便你发现了另一个精神导师说出了完全不同的见解,也只会觉得狗日的大家都说的有道理。因为只有两个结论摆在面前,大家各自选择自己觉得最有道理的那一个,或者觉得两个都有道理,却不知道为什么。

想要论证过程啊,只有去精神导师资料的源头去找,比如,读书。

读书有什么用?抛开专业书籍不谈,这是我找的一个理由…

我试图读一些科普读物解决自己心里的疑惑,效果甚微,不过沉浸其间还挺愉快的…

「不能与自己和解」之一就在于我始终不能安心自己这样到底是不是在浪费时间,有时候我觉得大学就该拿来这样用,有时候我又觉得如果大学的目的就是这样,那我们毕业了就只能给祖国提供农业肥料。就觉得现在最好的安排应当是大学接受各种通识教育(o(╯□╰)o),研究生阶段为研究或就业做准备才对…

话说回来,我所接触的几乎每个人都曾以为大学应当是充满了各种有意义的选修课,开放自由与包容…但是仔细一想,有几个人刚上大学就能为自己做决定去上哪些有意义的选修课…(如果按这样来的话)

这样内省还挺有意思的,但我这一年其实对别人更尊重了。

更尊重源于更了解了。

每个人内心都是一片宇宙。

所以要持以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不过大家其实没有什么不同这种想法。

但是和朋友聊天,似乎也都是深掘内心。

朋友这个词很危险,大家都很默契地不会相互确认,然后郑重地说出「现在,我们是同志…哦不,朋友了」这种话。室长说有次一个友人问他最好的朋友是谁,结果室长说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然后这位友人后来把他拉黑了。我说你个沙雕,我最讨厌你这种人,因为小时候写作文「我最好的朋友」,我写的那个家伙居然没写我。我对友人这个词用得非常谨慎,有一段时间在男孩之间热衷于称兄道弟,我没有兄也没有弟。我其实很羡慕,但是我做不到,我就在心底鄙视这种行为,后来我居然越来越鄙视这种行为。

我们的价值观简单粗暴,你喜欢我,那我就他妈地喜欢回去。

别人用爱剪辑做了一个视频,但你听说了什么 pr,ar,觉得这些软件更牛皮,就评论别人做的微不足道…

从别人的角度,可能熬了好几个夜,已经在自我范围内做到最好了。

不就,应该,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嘛。

但是与人相处一定得注意各自的阶级(如果阶级分得够细的话)。这话有点怪,我举个讨巧的例子。比如和一堆牛皮的人相处,你会误以为自己很牛皮,然后万劫不复…

这学期天天和波波老师,森林老师一起活动,期末考试的时候,他们考前几个小时才开始复习(而且还考得巨他妈好),我也这样搞。(我之前都是提前一周左右)结果,囧囧。

(这段话搞不好他俩能看见…)

说起考试,我又想吐槽某些考试的不合理,但大部分其实都是我自己眼高手低,还是算了…

我对吹牛皮这件事引以为傲,虽然我不是随口就能侃大山的人,但是我很少把一个梗重复两次(除非是重复才能达到玩梗的效果)。包括对不同的人——一件事我对甲说了后,几乎不会再对乙说。因为当我准备兴致勃勃地对乙说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过这些话,就感觉不好意思。太羞耻了,拾人牙慧已经够羞耻了,何况是自己的。

我还这么年轻(我在这重复个什么鬼),没必要搞一套自己的客套体系,对不同的人就是要搞一些新鲜的东西才合适嘛。无数的新鲜念头在我脑海里翻涌,身边这么多优秀的人可以碰撞思想,为什么要格式化。常常看到这样的说法,多少岁多少岁思维就定型了,我才不要。我就是要随时接触新鲜的东西,随时对过去的自己进行狠狠的批判。

小镇青年何必心怀远方?我不,我是小村青年,我就要心怀远方,我就要为了泡泡糖撞个头破血流。

文章标题:年记 - 与自己和解

文章字数:1.7k

本文作者:禾七

发布时间:2019-01-29, 00:00:00

最后更新:2019-12-18, 15:39:27

原始链接:https://leay.net/2019/01/29/yearly-diary-B/

版权声明: "署名-非商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