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卖部略显冷清

清明节假期和两个小伙伴约着见了一面。

确实只是见了一面,少不了的吃肉环节,然后骑着共享单车绕了某城一圈。

去了省字号大学,惭愧的不行。一所大学能成为一个省会的标志性地点,真酷。

去了某书店。刚来念书的时候第二个见见世面的地点,说起来也隔了大概 18 个月了。上次是一个人,这次是三人行。心境也和当时截然不同。

我认为不管哪方面来讲,「不可替代性」是很重要的。毕竟很多人都喜欢用「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话来打气。一个地方,一件事,如果没有「不可替代性」就没有去拜访,去做的价值咯。

当然啦,「不可替代性」这种东西仍然是很私人的东西,就像一条普通的毛衣,因为是母亲手打的,对于某个人来说就是不可替代的东西。

现在的我总觉得这地方几乎每个缝隙都插着几个假装看书摆拍照片的人,这让我很不爽,因为他们挡着我自拍了。于是我认定这地方对我来说不再有不可替代性。

晚上又吃了顿肉。快要各回各家了,气氛大体还是愉快。

热情的林酱给我们一人一个拥抱。

不过其实这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离别,一个城市,一个多小时车程,唯一阻止我们的只有钱而已。

「那时间呢?」

我说我闲的抠脚,天天靠吹牛逼取乐。

又洋溢起快活的气息。

突然想起见面的时候太过熟络了,完全没有好久不见的感觉,所以忘了寒暄一下,「最近好吗?」

这问题太蠢了,还好我没问出口。

21 点,高峰期。

归校,小卖部略显冷清,老板娘在数零钱取乐。